idfc

 

你好,是我呀。

人有快速遗忘痛苦的能力

今年打算每周写一篇文章,算是周记,记录一下自己的生活,好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这个想法来自于冈崎京子的《オカザキ・ジャーナル》,虽然我不能像真正的Journal那样谈论世界上发生的事情,但即使是漠然的行动,也或多或少能加深我的决心吧。而且,比起想一出来一出那样容易无限期拖延的生活,规定一件习惯,固定地占用一定百分比的时间,也许可以节约犹豫和思考的时间。今天是星期二,其实我正在补的是上周日忘记写的那一份。

最近一直在想的是,我和自己相处的时间有些太多了。这学期甚至是要上的课都少得几乎没有在学校的感觉,被这个城市凝固的气氛影响丧失出门的动机。写东西也只能记录自己贫瘠的内心戏,中文的语法也用得不那么得心应手。昨天参加了备考同一个研究室的考前学习会,虽然说不上有在很努力地思考问题、与人交流,但后来一整天都很精神没有犯困,才觉得,“啊,我是不是太缺少外界的刺激了”。一个人睡觉,一个人起床,一个人做饭,生物钟就不知不觉就偏离了社会规定的轨道,睡觉和清醒这两个状态变得模糊:睡不能完全地睡着,醒不是完全地醒着。所以有时候连咖啡都失效了。

逃避现实,不敢去看日期的变化,偶尔一低头,会吓一跳。一个月前的我在做什么?两个月前呢?半年前呢?现在的我倒是好好地活着。仔细分析一下当下的现状的话,会发现,无畏的乐观或无为的悲观,都在同一条线上,随时都可能坠向某一边。每每感受到这一点的时候,我都会庆幸,啊,原来我的身体和心理还没有坏掉,它还在好好工作。

也许我面临的东西根本就称不上是什么obstacle。毕竟我还能有充足的睡眠、选择吃饭时间的自由、学习的机会。人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打败的。

所以,又是一次写给自己的鸡汤文。在这里结束吧。我已经陷入了还没开始今天的学习的罪恶感之中。

20180116 于京大附图

评论
热度(1)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