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BGM: Arabesque No.1

现在可以在网络社区上看到很多有才的人,还有正在不断坚持努力变得有才的人。

人生的前二十年,我们都愿意花大段的时间,比如三五年,去练就一样技术。不过,好像过了二十岁,对新事物的尝试就看上去变得有些棘手了。可能是觉得为时已晚,可能是害怕。不过,怕的是什么?

小时候对任何事情的尝试都仿佛没有成本,不用担心前因,朴素的动机就足够,也不用担心后果,因为时间还很充裕。

20岁之前的我还是这样的。

现在,什么东西都变得很模糊,我发出的声音没有反弹而来的回音,这世界的镜子照不出我的样子,无法定义自己的位置,还有这世界应有的样子。

得不到反馈的生活。

因为以前不专注就不能保持名次啊,不理解记忆就不会做题啊,不学语法就不能考级啊。所以我每天嘴里都挂着“我看不起那些不努力活着的人,你们不配活着”。因为最难的部分已经被人简化了,有人帮你分配好了时间,划好了章节,当然还有生活点滴,你需要做的只是去填那些坑。

这样的努力,太轻巧了。

坐在我左前方不远处的人竟然在玩纸牌游戏,不像是在打发时间,而是在专注着投入作战。听说纸牌游戏当初是为了让用户学习使用鼠标长按和拖动的操作而加入开始的,那他那么认真地在练习使用鼠标,和我现在在做的事不是一样的么。

在思绪里挑挑拣拣,把他们写下来这件事。还有让眼睛扫一遍书这件事。写论文标题和章节名称、结论这件事。一切都成了形式主义。

昨晚爸爸给我发了视频请求,我没接到,他用语音给我发了一句“没什么,就是要你早点睡觉”。结果1点半还没睡着,他这句话越想我越睡不着。

一句话能包含多少。

“我们大学的时候”也是包含了很多成分的句子。青春的灿烂和它的逝去。这句话我和k说得最多。

昨晚久违地想起了几年前的心境,那种可以让人不断超越自己的。只可惜转瞬即逝,我再努力也抓不到了。

曾有不止一个人这样评价我,你是一个为了达到目标可以对自己下狠心的人。克制,强迫。热衷的东西说戒就戒,事情做不完只知道早起贪黑。

对啊,我也记得,我曾经是一个那样的人。至今为止我达到的为数不多的目标,几乎都是靠蛮力逼迫自己,后来就真的能够成为那样的人。这曾是我做人的一个小秘诀。其实想想,熬夜和磨洋工这件事还是我上大学以后才学会的。不过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才多大,甚至说不上是经历。

今天早上七点起来,化好妆先出门买了一个饭团,蹲在地上一边用电暖器烤我湿掉的袖子一边吃,第一口就想吐。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东西。吃了一半就扔掉了,还是让我考试的时候腹部很难受。室内温度并没有低得让我打寒颤但双脚一直都好像泡在冷水里。我也没那么从容去管我脚部的温度,只管写我那横七竖八的答案。

今天真的好冷。

2018年2月5日 于K大附属图书馆

评论
热度(1)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