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我无趣的、一文不值的人生

今天终于下定决心打开将近一个月没翻开过的手账。一旁亮着的手机各处存放着不同种类和质量的回忆,我努力将它们拼凑组合成流水账抄下来,然后发现我的心迹实在太复杂、太琐碎,我都很难把它们还原成拥有多面的历史。表面上,我这两个星期做的事也就是考试、陪父母、办入学退学手续、找房子,心理活动和生理变化却是千丝万缕、剧烈起伏。

我奇奇怪怪的SNS们,我用它们记录粗浅日常、做摘抄和记感受、PO照片、写骚话、甚至追星和装傻,其中真正带着对人生观的美学意识在经营的也就只有这两个lofter。然而刚才翻翻那些肤浅的文字,突然发现,即使是装疯卖傻的文字,那里边可能也存在着我很大一部分灵魂。

直到最近为止,我都不觉得自己有所谓的隐私。我永远是那个对说自己的事情毫无顾忌的人,因为我的人生一文不值,待人处事充满槽点,也无所谓被践踏和被抬举,你要骂、讽刺、侮辱我,我都为这些人铺好了最平坦宽阔的路。然而我又是那一个最在意他人眼神的人,也是最热衷于出言不逊、言多必失,说完了还要陷入消极自责无限循环的那个人。这不是自虐么。这就是在削自己的肉来换人情,实在下作。

我让现实朋友们都把lofter取关了。因为我想纪实,一旦我知道可能有这些人的目光我就记不了实了,刚刚写手账的时候也在极力回避父母的视线。我想这大概就是隐私吧。有一点后悔在手账上写了心情,挺下流的,虽然我用红笔做了标记,以后学习工作说不定还得展示在人前呢。比如这样的句子。

“さだ异常躁动。我也是。
考前一晚作死。まあ、普通に発情した。
两个死直女。完全给不了对方安慰。两个女的抱在一起有什么用。”

“せきさんに会いたい。
いっぱいエッチしたい。
ベッドに押される時に快感が感じられる。”

赤裸裸的。原来黄文这么容易写。可能因为是亲身体验,这样的段落瞬间就把我唤起了。

原来隐私是再亲的人都不能展示的东西,越重视越不敢。有时候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即使是自己认为正面的东西,也可能会伤到原本美好的东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复杂的学科,需要克制。反而是现实生活里没什么牵连的人、和私人感情没有什么牵连的人暴露自己才不会产生悔意,对这些人甚至还会有类似于暴露癖的欲望。

前几天收到合格通知,我的表情就没有好过,因为我知道这个不是个决定,不是个选择,是必须,是不得不,不这样做我就不是我了。我妈这么敏锐,她绝对看得很清楚,我的小心思。但她绝对不知道那是下流的心思。

我现在对自己的希望,就是不要再怀疑人了。怎么活得这么不真实呢?我又没受过所谓的情伤,也没被至亲背叛过,了解自己和世界不就是要全情投入吗。还有就是,了解自己。怎么能连自己的感受都抓不准呢?自我到底是什么啊?从多看点社会学书籍做起吧。

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关心过爱豆了,希望到Fan Meeting那天我还能那么喜欢他们,可能这就是最后一次见他们了。贪婪地吸收过他们的感悟和能量,人终究还是要回到生活的。

我无趣的、一文不值的人生。但我想过得更像自己。

2018年3月16日 于京都

评论
热度(1)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