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愛が別にいい

刚搬来关东几天就遇上两次小地震。只是很轻微的地震,但我住的老房子会发出木头吱吱呀呀的声音。外边吹点微风落地窗和拉门也会一起震动,映在玻璃门上的晾衣绳的影子会煞有介事地摇晃,低沉钝重的声音像是坏事要发生的预兆,因此我总是陷入不必要的心慌中。

最近,我们好像都在被迫长大,我和周遭都被迫面对一些从没想象过的事情。我们都试着去处理这些棘手的问题。有一些事情,实在没办法,只能横冲直撞,然后遍体鳞伤,谁叫我们一定要面临的是这世界的黑暗面呢。

不管是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还是从朋友口中听来的经历,都让我的世界观变化得很激烈。劈腿在我眼里已经变成只要不见光就不会触及罪恶感的抵抗世界的方式,不再去尝试去对与性和伦理相关的私事进行主观臆断和判断。一切都变成了“人前”和“隐私”,以一张纸隔开。对我来说重要的事情变成了只有 「歯が当たらないこと」、「ゴムを付けること」以及「相手の目を見ること」。

しかし、そういう感想を持たせてくれたその張本人たちにとって、これは不本意であろう。a对谁都全情投入,即使她是被负的那一方,却还是会因自己的出轨深深自责。b玩了一圈后复合,说再也不会和别人上床。c诱惑了同事后,我以为她会同时爱两个,或者是维持和本命的异地,crush这边用完就扔。然而她还是从来的做法,最道德和最常见的模式——投入当下的热恋,淡出上一段。

她们一开始多多少少都有些背德的成分,但都是人之常情范围内出的bug,最终也得到了妥善解决,然而这竟然会让我感到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如果我是当事人的话,也会这么做的吧,毕竟我也是个怂人,没有那么强的心脏。

然后是昨天被分手的d。从一开始的懵,到愤愤,再到兜兜转转得知真相后的自责痛苦,就像是一出情感调解电视节目。真是的,又不是在演苦情剧,也不是在天涯贴吧编段子。到他这里,不得不面对的就是,生离死别这类的,社会现实、客观条件、道德底线这类的。在这些事情面前,小情小爱都得让步。只得拥抱这残酷。像烟灰一样,捏都捏不住,碰碎了,还填满你的指纹缝隙。所以啊,我从他的故事中重新巩固了两点,一是「絶対ゴムを付けること」,二是「身を投げないこと」。

我可能真的发现了比谈恋爱更好玩的事情了。不投入感情、不给承诺、不参与生活。情绪到了,就是最舒服的时候。情绪比情感要来得直接、快、强烈。情感更温柔、持久、深入,但随之而来的是要背负的诸多沉重的东西。私は、愛が別にいい。温もりが欲しいの。说白了就是不想负责呗。

もう人ハズレの価値観になってしまったね。ホント。

2018年3月30日 于目白

评论
热度(2)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