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冷やし中華始めました。

心情总是起伏不定。因为你身边有很多人,有很多事,它们很烦,很烦,烦到你对人生都要失去希望了。但为什么这种负面因子聚集成块的深夜,听到某些或狂躁或平淡的曲子时,这些现实中坚硬又灰暗的东西都好像什么都不算了。明明没有努力,为什么突触和递质的奖励机制就开始工作了。朋友圈里充斥着对毕业季悲观残酷的见解,对孤独学生生涯的注解,对陡得像一刀劈开的高山的城市生态的拒绝……还有那么多那么多抵挡你去寻找本不存在的乌托邦的那么多人的拥抱,加之远处的迷雾后也许根本没有乐园,追求的一切可能都是徒然,或是最深的孤独,即使如此,你还要执意前往吗。

是不是不如沉浸在声线的抑扬里去想象生态系统饱和的脑海?那些你坚信的东西其实是一触碰就会忍不住流泪那么脆弱,所以你不敢去碰它,你把它打扮成飘飘然、软绵绵的少女圈养起来,对外一副衷心的样子,其实都不敢拨开刘海直视一瞬她的眼睛。

这样不好吗?其实也挺好的。没什么百分百相信的事,没有绝对正确的选择,红玫瑰白玫瑰都不肯放手,那就恨那另一半人生一辈子吧。

2016年6月30日1:23于朝霞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