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我过去很喜欢,在不开灯的房间里,抱着膝盖看电影和动画片儿。初衷是想模仿死亡笔记里的L。电脑边放着大瓶水和杯子,光着脚,冷得发疼了也毫不在意,偶尔抽来纸巾擦擦廉价的眼泪。在那样的夜里,我获得了像在剧场里的观影效果,和偶尔看东西有重影的散光。有一些画面塑造了我的审美观,我对某些故事的舞台背景产生了强烈的向往。比如暑假乡下的学校空无一人的教室和走廊,晒着白色衬衣和微微透光的白色床单的屋顶,能听见蝉鸣的夜里的长堤,脚下是对岸明明灭灭的灯火,抬头能望见电线和深邃蓝天的小路,延伸至看不见的远方的笔直的水泥路,列车旁的防护栏,阴天茂盛的芒草丛或荒芜的原野上的云海……有些地方我已经到达,但从来都是一个人。

2016年4月20日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