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碎碎念


(2015.11.29 摄于箱根)


今天早晨7点41分,我被地震震醒了,这是头一回。我激动地喊醒室友,她闷闷地回了一句,嗯。

 

有时候真的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我很想写点什么,即使话语里面不包含任何有用的信息,只是想碎碎念罢了。也许日子过得颓废的人就是说的我这种人。随时翻开微信,只有零星的与我无关的聊天提示,睡到腰痛也不会爬起来移动一下电脑,一天的最后关头才选择打开文字书慢吞吞地读两行。除了与少数人交换的无关痛痒的语句,我缩在自己的小空间里,喝着500毫升盒装咖啡打着瞌睡。

我对于生活最为快乐的追求,就是听歌和装逼了。已经渐渐忘记了过去的自己,渐渐忘记了自己的人生,应该是什么样的,应该要去怎么造它。我是不是把人生过得过于谨慎了。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不用怕犯错和被伤害,等老了就疯不起来了呀——我很厌恶这样的思维,不能为了疯而疯啊。

我听s说她和睡了几夜的男生在一起了,即使她还没有和国内的男友断了关系。我单纯的猜测,是她满足于这种多情的角色,一定没有从中获得什么快乐。她的动机过剩,还有我的勇气不足,我不知道这种放浪和谨慎的意义何在,也许我应该打破这张纸。

 

刚刚转身一摸原本软绵绵的米黄色毛巾,因为我拿它泡过了牛奶,已经变得粗糙了。

我好厌倦我这种没有内容的抒发方式,我应该写点什么实质的东西。

 

我和朋友们之间的关系越发微妙了。一想到这已经是我们分道扬镳的开始,我并不感觉悲伤是因为,我现在脑子里是空的是吗?我是一个容易被情感掌控,却又墨守成规的孩子,所以我时时刻刻都在诘问自己,然而表面上风平浪静。

我觉得永远这个词,可以随便说。你的永远代表了当时那一瞬间的感情,它不需要兑现。比如我现在就被某一段旋律感动到不行,心被纠得要死了一样,我希望自己永远不要忘记这种被唤醒回忆的时刻,有时候我觉得它是支撑我活下去的理想之光。

上个星期每天写一篇论文,然而夜晚拼命看漫画,荷尔蒙被搅得一塌糊涂,头脑错乱。于是一旦终于身上的负担卸下,每天都活得意义稀薄。

2016年2月5日21:00 于埼玉朝霞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