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不是游记的游记1(草稿)

一同上车的女生的外套后写着“Attack onTitan”,想起s答应给我的那件lovelive的T恤形状的外套。那件衣服很奇怪,让人不知在什么季节穿。然后我脑中浮现的是干瘦的自己,不穿胸罩套着那件衣服刷牙的情景。也许以前曾幻想过这样的大人生活:廉价肮脏的出租房,不时夜晚与疯子一样的朋友们行走于北京的街道和酒吧,看着那些宽广污秽的天桥和天空,在冬天的凌晨欣赏安静的雪。虽然与现实相去甚远,这样对北京的憧憬,过去还是有的。

关于大学生活的描写,我最喜欢的是《白色相簿》。虽然是八九十年代的故事,对我却有怀念的感觉。女生不加修饰的凌乱的长发,很有垂感的长裙和平底鞋,圆边草帽,车轮很大的单车,诗集,舞台剧,喝酒聚会跳舞,等等等等,什么都很阳光,什么都也很昏沉。我过去很害怕那样的大学生活。对于大学的想象第一次鲜明地浮现在我的脑海是在小学校园马路对面的书店里。书架上陈列了很多小书,被翻地纸页翻卷起毛。大多是小学生热衷沉迷的少女漫画和网络小说,但角落里几个书架里夹杂着这样稍显老气的上世纪的青春小说。插图很潦草,生硬的钢笔线条和灰暗的色块,描写的是青春的内容,但无时不在向我传来的却是某种悲哀。好像人生是闭塞的,一定会在无助和无知里度过一样:人生里只会遇见那么几个所谓校草和死党、生活圈子是沙地操场和铁制的两段床、洗衣打游戏抹脸、看似很成熟的淡然和显而易见的心机,等等等等,失去了所有选择可能性。

旅行第八天。此时天还未全明,我在开往津山的单人电车上。电车很久才停一次,没有人上车,车站正如许多漫画里画的那样,只有相对的两块站牌和一间小小的候车室。时刻表很空,大约两小时才会经过一辆。我想去废弃的车站,走那些陈旧的铁道,坐在烈日下等待远方的列车。清晨五点在智头站值班的大叔、不发一言的开车的司机,也许他们每天都过着一样单调的生活,迎接和送走寥寥无几的陌生人,告诉他们开往何处的电车在几号站台。东京的车站也是一样的工作内容,概念却完全不同。我猜想这些来自小地方的人的故事和生活,会更接近我所知的世界一些。这些一天只开几班的列车,也许就占据了这些铁道职工生活的大半部分吧。停车时眺望窗外,车厢里来回走动,没有言语,这沉默里我不知是包含着的是温暖还是冷漠,我担忧他们是否在这样的来去中感到孤独。

这里的雾很浓,未明的天空和树林有北欧专辑封面的影子,紫色蓝色交杂,寒冷的天空,电车的摇晃里我拍不清楚。我曾在电车里看过很多次黑夜缓缓变成清晨的样子,车窗的缝隙漏出冷气,车里的灯勉强能照亮地面,在窗外寻找万物的轮廓,耳机里是嘈杂的乐曲。

不知为何,这些天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夜里的岚山。大晦日的夜里,热闹全都集中在京都的那些大社,岚山没有人,也没有灯,只有渡月桥下黑暗之中不息翻动的河流,从远处看不见的地方传来汹涌的声音。手持着手机的照明灯和地图导航,在没有一丝光的山里寻找竹林。走着走着变得害怕起来,这可是大晦日的夜里。在竹林前驻足,终于跋涉至此,却不敢深入,回头或前进都是漫漫长路。后来遇见了一名来自秋田的船员,我们相伴穿过了竹林。

那是最不值得一提的一天,唯独夜晚的竹林非常美妙。路边虽然只有几盏冷光,当它投射到十数米高的枝叶时几乎已昏暗得分不清竹子还是天空,眼底没有一处绿色,有颗粒感的黑白影片,那种是一个人独占了深夜的竹林的孤独又优越的感觉。

在留学的日子里,我很能理解“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的意义。来自山河湖海的留学生,一变在国内深藏利刃的模样,开始在人群中寻找慰籍。我总会从人群中钻出来,冷眼旁观他人的热闹,因为我不理解那些快乐是从何而来,他们兴许只是寂寞了。不论三五人或一伙人,每个人带着自己的故事和不安,用这样的会面进行无尽的互相安慰和自我暗示。

因为旅途经过,去了一部动漫的取景地。虚拟的作品总会把世界描绘得非常美好,色调都会温暖,污秽的东西会被抹掉,复杂的东西用简单的替代,故事的主人公有着好听的名字相貌和令人心动的情愫。即使这些并不存在,于我不会太过伤心。因作品和实地过于相似,真实世界的荒凉被翻译成了作品里的感动,被放大欣赏,生活在画里的村民也许会被人歆羨吧。

圣地巡礼的一站,遇见了爱说话的热情大叔。我听不懂他的口音,也不管我们迷惑犹豫的样子便载我们来到海边,余晖之时又驱车而来,和s感动到不行。我从站台的这边看到的他和他的两个女孩儿,列车起动时女孩儿奔跑起来不小心撞到栏杆,大叔双手合十闭眼许久,不知是在祈祷着什么呢?我想这里站着的不本应是动画里的人物吗?我拍下了他们的照片。那时的冲击感十分强烈。这是他们真实生活的地方,而这里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生的归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来寻找虚拟世界的小女孩。

一生中有许多擦肩的人,无限伸展的景色里,在这些我的非日常里,有着无限的每个人孤独的故事,每个人都在生活,各种人情百味,上班吵架,吃饭行走。这些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一定有我们之外的许多人,骑着自行车沿着海岸拍照惊讶,擅自闯入了这些真实,即使它只是一个平平无奇、交通不便的海边小村。我还会想到,动画公司的大叔大妈们,他们是如何想像作品世界里的场景,如何像我们这样拍下所有的角度,如何抓住那些细腻的情感。但无论我们觉得这些多么多么地神圣,多么多么地扣人心弦,也许这些画面给当地人带来的只是外界无谓的脚步声、快门声和带着回音的尖叫。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