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室友的朋友在留学之前寄给了她一张碟,刻了自己选的曲子。这是第二首。我正趴在阁楼上听着,地板是楼下冰箱的震动。她说她明明没有和他恋爱过,却感觉很难受。

一整天从头到尾的不顺和低沉,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对一切不幸不予正视,该说是心不在焉。好像情感漂浮在身体之上,什么都打动不了我,精神变舒缓的感觉,也许是气候的原因吧。又到了秋天,又是这个摄人的季节,说灵魂出窍未免有些造作,可这种随时都像在下坠的晕眩,真是很难招架。似乎要想起了清晨的噩梦,没抓住却又散了,我沉郁的一天的开始。

曲子几乎都是吉他的伴奏,英语发音的流畅——啊,又听到了遥远的高中时光,我要纪念它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我有许许多多的回忆想要再三重复、反复琢磨,在安静的夜里,在闪亮的海边,在黄昏的黎明。过去是,现在一定也是。关于活在当下和铁路情结的故事,以后再表。

今天读到了王小波,他真是有趣又有才。他怎么能在痛苦的日常中,写出那样美的文章。我时常想教育和才华有没有必然联系,然而生活和回忆里的残酷里从来只有至美的作品。要怎样单方面地对绝望推诿,才能不停地劳作和创作呢,我好像没有那种机器。

安静的夜,我一直听着吉他和温柔的嗓音,一边苦恼和努力逃跑着。

2015年11月7日1:41于日本埼玉志木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