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寥寥数人的教室,只有个别的人抖腿摇桌子或用力写字的声音。我还听到了天花板里边的水声,它像花洒刺向后颈一样,在头顶形成奇妙的共鸣,有时候会扎人。人一个一个走掉,只剩下最后四个、三个、两个……转头看身后,只有干净的座椅和阶梯,讲台上是整理卷子的监考老师,什么声音都没有,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在秋假前最后一个工作日,本不存在的六限,我坐在空荡的教室里,胡乱写着汉字与假名。我为什么坐在这里呢。

教学楼外还是无情的冷风和狭小的黑暗,它们让人最能体会到热闹都消散之后孤独的感觉,夜晚的校园太过肃静,好像白天的人群都是故事里的幻影,让人不敢相信。不适到几乎失去表情,慢吞吞找书、借书,然后是烂熟于心但冗长逼迫的归程。

2015年10月29日夜半于埼玉志木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