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I love the way you dance.

抄完歌词写下日期的时候才发觉,今天是生日。我20岁了。

最近开始听英文歌,大约两年没有听过了。之如从来不听的摇滚,和过去循环很久的独立歌手,听时发现其实都大众得不得了。但并没有欣赏不来的感觉,依旧还是很喜欢。

听这样安静的钢琴、大提琴,温和的嗓音,回想起高中的夏天,大汗淋漓冲进家里,对着空调,双手支在椅子靠背上,叉开双腿,把音量开得超大。落地窗子是蓝色的,所以印象里的房间也是蓝色的。最初听到喜欢的歌的时候是心欢雀跃的,那时对未来有无限遐想,也有无数不切实际的杞人忧天,会为了一次考试的失利坐在地上悲伤很久,会为了别人的小情小爱而不解与好奇,和现在一样的是,会突然停下来,去感受一些奇怪的东西。

兴许也是六月,那时每天都会在网络上发一句歌词,那是真正的喜欢,真正的扣心。虽然只是三四年前,有许多东西我都不懂,但我还是很羡慕那样的自己。别人会给你遮住外面的世界,你只要一味地前进就好,你不用选择,不用去担心时光会老。

其实,我明白,我说这么多,说谎的成分很大,因为我知道那时的自己最让我羡慕的一点是,清醒。无比的清醒。那样坐在客厅里吹着冷风听钢琴的时光,躺在沙发上就那样睡去的自由,高考结束那天选择一个人坐在漆黑的客厅里看电影,那时的我懂得真的孤独。只是后来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你一定要清醒,无比地清醒。就像你还是那个疯癫的少女,那个喜欢乱叫、大声唱歌的小孩。而不是永远都在自责,在自卑,在自虐,一直在说情怀。因为这是一种麻醉。

2015年6月28日15:17于食堂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