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似乎

45度炭烧

高中似乎有这样的奶茶店

为什么我似乎完全不记得

 

今天高考。两年了,我并没有为它写一个字。

十一点半在水房洗衣服的时候,似乎听见了铃声,还是哨声,下意识想,要熄灯了。似乎是回想起了军训的时光。然而军训也结束快一年,我也没有为它写过文章。那时每天都在开大音量循环《哀傷歌コンテキスト》还有歇斯底里的赤飯。许多光景至今仍然还在我眼前反复出现,那种奇异的感觉也一直能够想得起来。

2015年6月8日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