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碎片

“在你不想写的时候 脑海汹涌澎湃 在你想写的时候 感觉渗出荒野”

符子薇这样回复我。后来她告诉我她想说的其实是“身处荒野”。她在lofter上第一篇日志,是关于sns的事情。以她自己的话来说,她是一个有重度网络依赖症的人。然而她的社交网络几乎是空白的,于大部分人而言。近旁的人在网络上是找不到她的。然而现实是,她随时都在发状态记录自己,也许是发泄自己更为恰当。只是不会把这样的自己暴露给站在眼前的人看。当你用肉眼看她时,你什么都看不到。一年前的我只会在社交网络上写一些形而上的东西,因此受到许多身边人的诘问。而此时一旦萌生了体面的感想,就会不自觉地想发送出去,即使我知道,并且深深地为之动摇,对能看见它们的大部分人来说,这些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卸载了Ins和Twitter。纯粹是不想再制造碎片了。文章、只言片语、影像、声音,信息像纸片一样繁杂琐碎,把它们一个一个捡起来按顺序安放好实在是一件无趣的事。我也曾怀疑过写作、记录本身的意义,读的人只有自己,即使得以保存,也鲜有人会去再次翻阅,我们就连自己的创造物也无法完全地拥有,为何还要制作和复制生命中的琐碎?社交网络也是同样,一旦没有人给你回应,与一个人站在四周全是镜子、只听得见自己的回声的小房间里所感受到的空虚是一样的。给你点赞、留言的人在你眼里若只是一群妖精,他们向你传达违心的语句,你还会觉得好似得到了满足吗?更多的是悲哀而已。

我曾一度相信,要看到真实,一定要看到细节。一个人只看得到数据和现象,他什么都不会了解到。一个人的心思是多么细密,学问就可以做多深。只是,似乎这样就变得没有意义了。把真实的每一个细节都展示出来的生活拿来调查还有什么意义?真实的生活全部都是碎片,把这些碎片全部收集起来营造只存在于脑海中的无限清晰的世界,生活本身和生活这个词汇之间的界线就变得模糊了。生活就让它是生活吧,难道还要在回溯的时候再生活一遍、再现一遍?然而我很喜欢做这样愚笨的事情。

“感情的表达有时候是一种外泄 被表达之后就减少”,写得太细致,反而会不去生活。

2015年5月18日23:08于三大自习室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