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听歌和写作

有时音乐真的唱到人的心里去,掀起某些最最深处像皮肉一般贴着自己,甚至是自己本身,最本质的东西。很少人追寻这样的东西,也很少人发现这个秘密。我时常想世上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想这些,尽力去挖掘这些难以发现的抽象的东西。但我的确沉浸其中,深深爱着这种感觉。五感中唯有听力不想丢失,即使死去也想有所体会,体会某句歌词,某处唱腔,某一刻被压在几层乐器声最底下的气息声或奇妙的乐器和弦,某段旋律。我不是音乐人,我只是想听歌而已,我无法创造,音乐上的创造力我是欠缺和匮乏的,音乐和写作可以占据我的整个生命,甚至音乐可以是第一位的。

我用音乐和阅读体会,然后用写字尝试把这些衍生的快感变成我自己的一部分。我不知道要如何才能用我整个人来完全拥抱、感受甚至拥有这些他人的创造物,我不能抄它的歌词,不能翻唱或者弹奏它,不能像硬盘一样记录它的波形,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像这样细致入微地描写它,我只能用有限的生命去听,在当下听。这远远不够,我想要可以随时唤醒,随时感觉自身淹没在它的海洋,它的呼吸里。

我致力于发现这样冷静而奇妙的时刻。前天我上了从株洲到北京的高铁。和一个人换了座位后我坐到了靠窗的位置,忽然感觉到充沛的幸福感。我没有玩手机,没有看书,没有看电影,仅仅是听着歌望着窗外快速移动的风景。由南到北,天空一直压抑,灰色,看不到云,也看不到太阳。刚开始是丘陵,后来是平原,沿途全无贫瘠荒芜的土地,山上密集的树顶凹凸不平,也有像人工种植的整齐的树林;被直线分开的绿色的田地,我难以想象接下来是收割的季节;新建好的高楼房屋;田间散乱分布的五颜六色的旗子和稻草人;小小的像虫子一般的白色群羊和牛;开很远才遇见一次的小瓦房;公路上缓慢行驶的汽车……我看到的东西都是有意义的东西,也曾也正有人生活在这样的地方,他们对我还不曾记住的事物耳濡目染,他们也有漫长而丰富的人生,那些没有生命的景观也独自在漆黑的夜晚里数过满天的星辰。世界是如此之大,时间使它有了深度,每个人都带着自己亲自躬行过的人生。如此一来,好像有点明白了四维世界是什么样的了。

这几个小时里我听得最多的曲子是《CRAWL》。我只专注于听,没有尝试去理解歌词,因为它并未打动我。日文的语法和词汇好像天生就比中文要容易引起人的共鸣,它有着很微妙、很巧妙的表达方式,情感只是些微地泄露半分,不如中文,很容易就变得露骨和直白。后来仔细想歌词的意思时,才发现的确十分平庸。我只听得到一首曲子的成品,但它却其实一定有数不清可以修缮雕琢的地方,可是我只懂一味附和一首歌的作者,其他领域也是这样。作者的决定一定是对的,一首曲子是如何被记录在一张CD上,那一定是它最完美的姿态,到此为止。也许这只是我害怕面对那无数的过于广大的可能性所作的下意识的逃避。我喜欢这首歌的钢琴,和某些段落歌者的咬字。一边听一边看经过的平原和湖泊还有电线,看它们缓慢地变化形状,我好像掉进了生命的深渊,这是我想要的自由,没有理由和经过。此时正在写字的我好像全身倾斜,像在过高铁的弯道,周身的平地像墙一样倒塌过来,我也像在飞行一样往对面的地平线上坠去。

日记201409032029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