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换季

一直以来就很讨厌湖南潮湿的气候。春秋季节尤其。换季时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很难受。像催化剂和酵母一类的东西,让潜藏于记忆的感触发酸发臭,穿越过十几年的光阴,到达我这里。我时常在这种天气里想起小学做眼操时目之所触,故意深按眼窝看眼睑里的幻觉。也许首先是穿越黄色的星河,接之冷色调的小行星,我记不清了。也许会晕眩,让人倍感心安的晕眩,一边做一边幻想电视剧里的场景,加上一些下流的幼稚的改编,题材也许随着近期追随的热播剧有所周期性变化。少时爱遐想,这时是绝好的机会,不会去用其他的时间。这种在毫不紧要的时间段毫无意义地节约时间做一些创造性行为的奇怪习惯,到现在还是没有变化。我还会想起这种天气里家中院子里的矮小柏树和鲜艳得显出橙色的枫叶、表面粗糙的紫色叶片的灌木,它们带着坚硬的水珠,空气也湿得让人寒冷。也许还想到了张欢,即使此时的她已经有了相当大的改变,我还是很怀念过去那一小段时光。实际上也许只有几周,记忆却变得很深刻,小学一年级里好像变得只有她了。我并非讨厌那段时光,只是与这些光景同时而来的,还有一些粘稠的让脑袋变得钝重的东西。这很难表达。几年前问过张欢,她说她也有这种奇妙的感觉,那时她早已改名。

此时的北京本应是秋高气爽的,这几天阴雨连绵,去年更晚一些的时候似乎也有过几场声势浩大的雨。所以这些天的天气变得像同时期的南方一样,花瓣比平时更鲜艳,视野比平时更浓重也更昏暗,人比平时更昏沉。我已经经历过这样的时节十多回,却仍还是无法适应。我是极其讨厌这种感觉的,所以一直对春秋时节心怀厌恶。今年的春天我曾转念一想自己是否能因此而爱上这两个季节。回忆起初中时日,也一直在尝试定义自己真正所谓对各种事物的偏好,其实现在也在做着同样的事。对事物的喜好变化过很多次,小时候主宰的是少女心,后来是中二病,如今可能有些真心让自己舒服的成分,并无半分勉强自己,不因刻板印象而扭曲对事物的喜好,这才是正确的,是这样吗?做一个被直觉和感官指挥的人,这样很正常却不像我自己。我应该是奇怪的,少数派的,扭曲的那一个,一直以来如此。是什么驱使我走到此时的自己?结局我还是没有弄清楚我是如何看待每个季节,来不及认真考虑便已然更迭变化。这是常事。这一定不是我想要的状态,我缺少的只是一点勇气,改变现状的勇气,顿于平凡毫无变化已经够多了,也许用这湿气搅浑了的头脑才能把东西看得更清楚,行为才能被精神所驱使。就这一点来看,我一定是喜欢春秋的。

日记201409022348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