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如何に

过去未曾见识北方稀疏树叶颜色更替。我已不会再用理论去解释这世界,想到此,怀疑过去时日自身的理性是生硬的逃避,如今这一半人格将要抽离此身?

妄想是大敌。不该轻信你刻意眼神扫过脚底,缺失诚意的玩笑,似是非是的恋慕;不该阻挡你前往我所不齿的人格?不该质问?不该发怒?但我一贯委曲。胁迫和露骨的字眼我更希望换一种语言表达,以曲解其意,它不该被读懂。

过去写的字如今看来带有浓烈日本腔调,我太想念当年深夜双脚冰冷,缩在凳子上以消极面目打字的时日,那才算我真正幸福时刻。不过那种自作却真正悲凉的时刻,我已忘记很久很久了。我是如何走过两次考试,以拙劣的笔法记录幼稚的人格。我深知我会幼稚一生,但绝不会再有人过问。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