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一旦超过一点上床,第二天总会于十一点后醒来。近日时常重复这般作息。对面的室友往往忘记熄灭台灯,熄灯觉察时会顺手摸索开关,按下另一头。即便是深夜,打开房门,也能听见马路嘈杂的声响,这个城市似乎从不沉睡。走廊有些许灯亮,视野并不灰暗,我小心翼翼地拧着这沉静。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