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五里霧中

只穿衬衣的天气只持续不足一月。9月27日下午3点,接受研究生助教的读音指正,教室里的光给人以灰黄尘土的印象。此处空气混浊,视野泛黄。狭小的教室人未坐满,四周蔓延重复着的、回音般的、不标准的女生日语发音,窗外有之如喜鹊、乌鸦清脆或粗鲁的飞禽的叫声和车流的杂音,树木直立,不时摇动,哗啦哗啦,满眼风铃摇动的画面,如同梦中模糊后异常美丽。铃声打响,忽然有了停笔的欲想,却不愿罢。干燥的九月,潮湿的九月,夜晚雨后被冲刷的路面和操场泛着金色的磨砂肌理的阳光,感谢这PM2.5,过去从来只在卷子上看过的名词此时临近此身、抚慰我的双眼,欲想欢呼,为这九月潮湿湿气和干燥尘土。皮肤的干净让人能够自如思考。

前座的女生忽然讲起朝鲜语引起男生扭曲声音的疑惑,她并不给人以最初网上相识是那般有淑女印象,反而看似长于实际年岁,戴金戒指、鲜艳发箍和几只耳钉,说话带着固执的口音,喜欢讨论活跃帅气的同级生。

助教轻声多次念单词,圆珠笔快速写下假名,我却像在梦里,不知是否因为空气混浊而模糊了嗓音,ほ和こ变得难以分辨。她某些读音并不准,言语直接却很有道理,在教室中快速走动,两节课从未停止倾听、判断、纠正。

此时余十分下课,停笔,晒干笔杆和手心。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