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我肯定分享过这首歌。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听着它连续一个星期写了七篇三千字以上的论文。歌曲本身就饱含悲伤,加之那段时间每天都被ddl紧追不舍,以致我现在听起来才会如此难受吧。自那个星期以来,我就陷入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的低潮,直到最近,又是一个魔鬼的星期,才勉强把我从地狱前拉开了一小步不至于掉下去。

怎么说呢,真是一段长长的旅程。其实一年、两年,这样的时间是很长的,只要你用心去过了,回头会发现自己有很多成长和经历。但它们其实都很渺小,很不值一提,至少在旁人看来是一文不值的。因为我的确没有成就很庞大的故事,很精彩的人生,我往往感到自己缺乏很多为人的品质,比如勇敢、坚持。

我突然想到了作家三毛,老师在课上说,虽然研究她的人并不多,但已经有人指出来她写的关于丈夫荷西的故事都是她的幻想,都是她捏造出来的。我感到这实在是太悲伤了。她的文学常常被人认为价值不高,但如果说这些都是她错乱的精神写下的东西,他们的文学价值就会高了呢?莽撞地闯进别人的精神世界其实是很恐怖的一件事,也许她在写作时是极度痛苦的呢?还有浦岛太郎的故事,也是短短的,但我看到他把盒子打开,盒子里冒出一片白烟的那句时,也是被这短促的悲伤震惊了。这么短的故事,怎么会这样扣人心弦,这种浓浓的却又挥散不了的悲伤,这真是文学的力量。

量子力学有一个发现,是说人的灵魂是存在的。人死了之后,灵魂会以量子形式留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意识也是。灵魂和意识,不是单纯的发生在大脑的化学反应,我开始相信这一点了。最近很有活着的实感,也许是因为换了咖啡。一个人走在路上,也会觉得自己这些步子走得很有意义,这是怎么回事呢。哈哈。

欲望,什么时候才能被填满。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钱,可以买自己想要的戒指。我不想结婚,即使如此我还是想要漂亮的戒指。需不需要和别人戴一对的?至少就现在来说,我更想要身体上的连结呀。

对了,最近还在网上看到一个小规模的新诗体运动,召集一百多个成员,在博客上每天写一两句小诗,觉得颇有意思。在读了一点点日语古文之后,我发现日本古代文学果真和我想的一样,对自然的感触、心灵的波动,直到现在这样的日本博客小组,一直都是相通的。虽然有借鉴古代中国的地方,但果然,日本还是日本。读春はあけぼの,读万叶集,读日记文学,我想起的是《烟草》里主人公站在池边看枫叶缓缓落到水里的段落,想起平冈公威在雪地里爱上近江的那段,想起大冈升平让人无法呼吸的傍晚的山樱。

我第一次感觉到中国古文美妙的地方,是在《项脊轩志》。天未明,阿母隔门问道:“儿寒乎?未食乎?”终日阳光未照的亭子,联通着的前庭和中堂,把手教妻子书写的日子,都在凝练的句子里,安静地铺在语文书上,任我的思念碾过去。我觉得这是文言文里面与日本文学比较相近的地方。小时候,我总觉得古诗太讲求韵律,总会感觉有一股打油诗的味道。但光看一番景色,想起一则故事或一位故人,便写下诗句的诗人,他们与研究世界的科学家相比可以说是狭隘到不能再狭隘,但不论是中国诗人的触景生情,或是日本文人那些看似毫无关系的比喻、纠结的自我意识,仿佛都打开了另一个世界一般,从里面通到外面,从外面通到里面。

不安的时候,就这样吧,这么写,看上去很豁达似的。

2016年12月13日00:17于宿舍

评论(2)
热度(1)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