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

昨天似乎全世界都在庆祝新年。不论是在国内的,还是国外的,都以自己的方式纪念日历上2017年的到来。有些人出门吃饭、约会、看红白直播,有些人也许什么都没干,但还是在朋友圈小小地纪念一下孤单的夜晚。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是一个人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平时人满为患的食堂却空空落落的。我本以为和昨天并别无一致的今天,其实已经有很多人都在过着热闹的生活了。这个社会在无形之中给了我这无中生有的压力,走在路上都觉得自己浑身散发出“我没朋友”的气息。明明年底不出门跨年,并不能说明我很失败的。

今天是真正的元旦了。虽不是为了庆祝,几个素未谋面的网友一起出去搓了一顿。认识的有两个人中有个学姐,她工作快一年,在学校的时候她就在网路上参与了许多兴趣小组,结识了许多有趣的人。她今天又在眉飞色舞地说她最近很热衷的狼人杀,在线上线下都打得很入迷,每周都去五道口和大学生的小组一起玩。从她的言语里我们推测到她有意中的对象,这种和全是陌生人的线下聚会就变得越发神秘起来。她已经工作,当然与学生参与的社团或者组织是不太一样的,她与那些包罗万象的外界有着更大的接触面,从她的经历中我得知许多我不知道的这个社会上的生活方式和动向。

比如她的兼职就是我从没听说过的,由著名作家讲授的写作课程。我听说过网上或企业办的课程,或者在网络上聚集了知名度的知识青年的自主创业,但总觉得做这些事的人不多,加之又是向所有人群开放的,也就不以为然。可能是因为我只了解学校内的教育体制,加之我对国内所有行业都抱有一种乱象的偏见,甚至使我想要逃离。在日本,这些国家权力难以全方位触及到的行业,几乎都有很成规模的NPO和NGO在出谋划策,所以他们的文化事业建设,在我来看几乎是无孔不入的。然而他们面临的问题也不少,给我的印象是,虽然很想把这个社会往好的方向引导,却难以做出一些明显的成效,缺乏创造能力和超越的精神。这样一看,与中国相比,他们的确缺少了一些热情——因为一切都被设定好了,所以没有人提问和关心。 可能中国反而是因为连概念都没有,这些事情才好做。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这个社会有许多有想法的人,在努力发挥自己的能力闯荡的时候,潜移默化地改变着这一切现状。学姐说,她认为在这些方面,中国的环境是很理想的。

还聊到了赚钱。越来越多的创业成功让赚钱看上去好像变得很简单。特别是在这个逐渐上升的社会空间里,要做出一个什么新的东西变得很简单。刚见识到公众号这个东西的时候,觉得它很无聊,没想到它居然承担起了一个创业平台的功能。转眼间视频时代还带来了直播和youtuber这种副产品,虽然内容都是垃圾,让人惊呼居然这都能赚钱。几年前的人还需要跑印刷厂交涉、跑腿吆喝、讨价还价,现在做这些事情看上去都只能是热情的虚掷。老师上课提到,将来国内游戏产业有很大的发展趋势,偏偏还是从日本买IP,这何不吸引我。甚至我开始想,在这个充满着机会、瞬息万变的国内社会里,我就这样不问世事往一个停滞的社会走,真的是正确的吗。小九说,你一定要稳住,要看准了再行动,现在还是要花精力完善自己。兴许这世上的诱惑实在是太多了,还没有积累好干劲的话,连站都站不住吧。可谁又知道,机遇跑走了之后还会不会再来呢。

我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和同龄人坐在餐厅里侃谈事业、理想、社会的样子,因为我什么都不懂,对社会任何的阐述都只能是妄言。我们生活在最混乱的时代,也是无处不充斥着能量的时代,也是从未知晓、前人未到的时代。许多人的成就正是出在这个年纪,回忆录上最灿烂、自由、青涩的一页也可能来自这里。我们此刻应该大声谈论未来,而我这无法熄灭的心焦,是无法实现的欲望呢,还是无处发泄的挣扎呢,还是无知呢。

2017年1月1日19:30于北外寝室

评论(2)
热度(1)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