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如果有给项目分时间先后的余地的话,一定要一件一件地做。最近悟出的道理。也许只适用于我这种容易分心的人。

还有,起不来床睡不着觉时绝对是没有心理压力的,催你起床的不是好习惯就是压力,身体会擅自行动。

不过再怎么说,我不知为何很怀念那个过去已久的无所事事的暑假。战战兢兢,心里不安,小题大做,无事生非,头顶的风扇,倾斜的冷气和阳光,室友空无一物的桌子。好像galgame里的暑假,那是真的街上无人,图书馆不开冷气,但打印店还开着门,偶尔会有送外卖的npc过一句台词,那种极度单纯的布景式的零件拼凑的日夜。我看着窗外发呆,看着空调的叶片发呆,叶片也只是尽责地送出规定功率的风,它才不知道寝室容积和人数,他像保安一样,像清洁工一样,规定时间出勤,机械地重复,度过和我完全一样的时间维度。当关上空调的那一瞬间,当周围连机器声都消失的时候,冰冷的空气里我摸摸我冰冰的手臂,低头靠在椅背的沿上。那是我这一生最孤单的时刻了。我那时为什么没有哭呢。我抄了一点点歌词,为蚊子苦恼,四处找日语视频哈哈笑,背影简直就像动画片里写暑假作业的角色一样,桌上摆着几张资料数次罢手,然后就那么倒下,就那么呆住,陷入僵局。毕竟没有什么可慌张的。

是啊,没有什么可慌张的。所以你死了。来试着把毕业论文的主旨套用在自己身上。我陷入虚幻的世界,失去了内面,也失去了风景的机器。是这样吗?我可没有真实的欲望。

2017年4月13日 于大学寝室床上半睁眼

评论
热度(1)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