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女子夜谈

大年三十的凌晨,和许久不见的同学睡在被窝里,关上灯,三人开女子会。

在决定打开电脑敲字的瞬间,我发现自己希望写的东西不被任何人看到。

无限放大自己的缺点,这是我最致命的缺陷——当她们在叙说丝丝缕缕的思想片刻的时候,我深重地被这一思绪击中。

 

“其实我们也只是在这种时候感伤。平时的我们还是很快乐不是吗?“

2016年2月6日深夜 于朝霞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