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有时候你会不会想回头看看过去?最近这段时日以来,我往往过于自信,看到了各种各样充满可能性的未来,却似乎忘记了许多细碎的东西。但也有人说过要过充足的生活需要断舍离,生命中无意义的东西太多,丢失了也无所畏惧,当我翻开那些“可能认识的人”的列表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啊,原来我还认识这些名字。这些人之中有同窗过数年的,也有仅仅在点头之交的嘴里听过几次传言,我无法想起这些人的过去,也不可能去窥探他们的现在,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是我过去已经垮掉的人生阶段的小兵小卒,他们再也不会于我有和瓜葛……每想到此,我不会觉得多可悲,或多可笑,但我对我的未来也并非那么相信,现在的自己已经渐渐无力。

我总是在一些奇怪的时候冒出不应该的念头,或者神经病的举动,我想我只是被一些外物所牵连了而已,有些东西并非出于我本心。今天也是,昨天也是,在图书馆一边听钢琴声一边慢吞吞地累积论文的时候,从远处吹来的冷风让我重新认识到,日本也是有春天的,更何况她比湖南更加潮湿,那种堵塞的感觉一定更强吧……所以我决定慢下来回忆起了那个天地,那种毫无实感的活法。

我正在写关于旅行的论文。我不相信之如一个人旅行寻找自我的标语,不是因为那些东西虚幻,而是我的确不认为一个人能在非日常之中找到所谓自己的本质。我曾经在箱根的仙石原突然萌生过一个很不应该的想法:我希望能和某人一起来这里。我今天又失态了。一定是那些故事的错,一定是的,我不会因为这种容易动摇的东西而有什么变化。

我不知道自己的优越感从何而来,今天下午走上志木站的楼梯时,我心想我其实毫无炫耀的资本。我只是破罐子破摔了而已吗?这是否定的,毫无疑问。在我寻找新天地的时候真切地感受到了美好和理想,即使他们一定是早死的凤凰。我有时候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努力,为什么不努力,不努力的话生活还是和原来一样,不会有大风大浪,但是我会很难受,我现在就很难受,非常地。

即使将来这些东西全都会变成一个点,我还是想燃烧啊。过去已经有无数的东西变成了点了,从来都会有一个不讨喜的东西让我想彻底放弃过去。我想我应该感谢他们。我不好说自己现在是废物还是天才,我只是在做我自己,但这个自己是我不想要的。我应该把真正的自己变成想要的自己,那才是旅行的意义吧。

做什么都好,不要让自己废了。我只期盼现在的自己一定要坚持写点什么,光是提笔就已经很难了,我不用去做另一个自己,我应该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只有那时我才能确定胜利是属于我的。

2016年1月26日0:42于埼玉朝霞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