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fc

 

你好,是我呀。

最悲凉的地方是最深处

即将进入暑假。图书馆的人流从前两周起的人满为患变得逐渐稀少、越发空荡,校园里行走的人数寥寥无几,行走时永远都是形单影只。从宿舍楼走出拉着箱子的人,早晚洗漱时空无一人的水房,夜深寂静的走廊。每每体会到这种变化,都给人以恐惧、孤独和无助。我还未曾体会过一个人独占一层楼生活,在同学的口中它被描述成黑暗无光的日子,我也能从每学期回家的前一夜多少体会到这种负面情绪。

昨天十分久违地坐在了图书馆四楼靠窗的座位,阳光和风景都很好。坐下时,耳机里是怀念的声音,我望见窗外在树叶遮掩下的水池,水纹、人影、枝叶都很自然,桌面上洒满了阳光。

 

最近听起了很久以前玩的网络游戏的bgm,起因是与蒋珊聊起了当年的往事。我与她认识8年,这是很不容易的交集,尽管中间多少有过中断,即使我们只见过一次面,却是真正合得来的好友。也感谢她的耐心与不离不弃,不然我们也很难走到现在。也许令人疑惑,她却给我一种一生不会断绝联系的安心感。也许正因为我们有着切实的距离,这种关系维持起来才简单。这是一丝薄弱的联系,又是脑海里很深的、记忆中的联系。认识她时我12岁,她16岁。彼时的我对16岁充满无限憧憬幻想,脑海里那是为数不多少女漫画和青春小说阅历的缩影。那时的我是什么样的呢,也许是真的很快乐的。我完全记得我们在游戏里相遇时的场景和任何一次去过的地方。这是很长的一段故事,中途遇到过很多人,发生了很多故事。自认识她我对游戏的记忆里总有她的身影,只要试着回忆,头脑中就能闪现无数个熟悉无比的场景与身影。

在经历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仿佛生活永远都是那个样子,它不会变,你永远沉浸在认识新朋友的欣喜里,永远都在重复升级、四处游历的乏味里。但当你离开那个曾经熟悉的世界,直至此时已过去多年,不论它是以何种形式,是幼稚的小说、沉迷过的游戏、千篇一律的动漫,它构成了你少年时期的影像。在世俗的眼中或堕落或幼稚的那段日子,你成绩平平,没日没夜地敲击键盘,上课回想显示器里的光影,不问前程,不思考一切问题,该说是还没有意识到那些沉重的东西。但无论是何种形式的随波逐流,我都很庆幸自己有一段这样单纯而快乐的记忆。

那时令我不解的就是游戏的bgm,因为它们太过悲伤了。第一次走进游戏里的皇宫,那时的我兴许只有十一岁,便为迅速袭来的凄凉所包围了,十一岁怎么会懂这种空虚?整片大陆的中心,明明城门外就是热闹的都城,然而最深处的人却最孤独又被人遗忘。后来游戏更新,未曾踏足的城市渐渐多了起来,光是在原声集里听到这些城市的bgm,越发觉得每一个城市都是那样的悲伤和孤独。为什么明明本应是满世界喧闹,却让人在厮杀和升级里获得满足感的同时,体会到同等的孤独?

 

夏夜,我的困意越发重了。窗外是习习的凉风和孜孜不倦的虫鸣,耳机里贴近记忆的旋律勾起脑海里千万情景。我有过枕着这些音乐入睡的日子,也一边听一遍写过小说。故事里有会黑魔法的女祭司、红发的小吸血鬼、灵感很强的十四岁少女。少女有着我所向往的冷静。中二最盛的时候,我努力做一个缄口无言的人,然而现时的我却不断发现自身聒噪的性格与所处的角色。我怪罪过自己,不该硬生生地毁坏自己的性格,然后我变得别扭,自责,想得太多。然而这并非正常吗?给自己贴上消极的标签,对孩子来说容易变得乐在其中。如果我没有强制自己变得冷淡,此时的我难道会和现在不一样吗?也许那样做的结果,造出了我两个极端。一边是冷漠的,一边是狂躁的。在人前分泌过盛的肾上腺素,也是我本性之一,甚至是过于抑制,才会有的反作用。

是否有本性这种东西,我不知道。头脑中能找到的形容词,好像都很卑劣、很矛盾,而且又是最轻松,最易于给自己找借口的。像这样,我总在不断发现自身的卑劣之所,不断失落,不断消沉,不知不觉里,并不会有任何变化。也许我一直都是一个样子,从来都没有变过。我并不是所谓努力活着,只是高中被无名的火给点燃,生生逼了自己一把而已。然而那又算得了什么?

我真的困了。然而我不会睡。

最根本的地方没有变的话,该可悲的事物还是可悲的。

2015年7月9日2:19于寝室

评论

© idfc | Powered by LOFTER